在我眼里,悉尼邦代的一年一度“海边雕塑展”,雕塑家们布置完毕他们的作品后,创作还在继续。


风、雨、日、月、云集的观者,还有我的视觉。

驻足、凝望、漫游、欢跳,似流水的行板,如歌如诉;是激情的欢蹦,风驰电逝;或者是婉约的音符、喷洒的油彩… …

人曰:“雕塑是凝固的音乐”,而我听见了雕塑的窃语。

它与我长谈,我与它共舞。

当舞姿一板一眼,脚步在实处,就顿挫有致。到了性起,就飘逸迭昂,如醉如卧。

这海、这风,都明明浸染着旋律,畅酣、淋漓,还有绚丽和灿烂… …

(2017年11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