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秤一秤自己》

作者:海石一荣


题记:为一个善良而弱小的年轻生命写碑。


哈罗,贵州省副

你要把身份和身高调到一米三五

才适合下水道走赃物。

我倒掉茅台酒四千瓶

我肯定不只四十三斤。信不信?

特朗普特没谱,

他说只有神父,信他才是救赎。


压不住斤两,秤砣无脸面

面对此生第二十五个春天。

秤杆竖起

象避雷针克己

被拌饭的辣椒扳倒自己。

吴花燕救弟

五年如同无声的闪电

红色的辣椒。指天的火焰

㕦花燕的故事:


4岁时,妈妈去世。

18岁时,爸爸去世。

这之后,与患有精神病的弟弟相依为命,为了省钱,基本不吃早餐,长期带着糟辣椒拌饭吃。

很少打菜,有时打一盒饭,一吃就是一天,由此造成长期营养不良。

23岁了,身高仅1.35米,体重仅43斤。

眉毛全部脱落,头发也掉了大半。

脚上长包,肿胀。

去年因心脏瓣膜损伤严重住院,医生措手不及,因为这种手术,至少需要患者有30公斤的体重……

“一个姑娘,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美好都给了生活,而生活把所有的苦难,一个不落地,又都还了回去。”

 

生活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。

她生前希望捐献遗体和器官。


善良是出发的力量,也是流浪的远方。

就像吴花燕那首叫《远方》的小诗——


不管明天是否下雨,

我都要赶在天亮之前出发。

因为只有这样,

我才能在天黑之前,

越过九百九十座山头,翻过九百九十个坡。

最后,我将回到云贵高原,

在贵州最高的屋脊,

种上一片深蓝色的海洋。

在那里,会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,

带我驶向远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