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月在北半球是春季,在南半球是秋季。在澳洲这一年可不是春夏秋冬那个顺序,而是秋冬春夏。这秋天成为了一年之始,至少从年历上是这样的,但没有人于是说:一年之计在于秋。


也可能由于澳洲的大部分地方,四季都不是相差太悬殊,都适合外出,所以我近几年并不刻意选择春秋出游,这样无意间冷落了可以称作色彩斑斓,绚烂多姿的秋天。我有点想念妳了:秋天!

四月底我带着我的小房车去了Orange, Canowindra, Tumut, Mt Wilson等地。边走着边想,每个人选择旅行的方式真的很不同。一般会选择去新地方,去过了便计上,再去下一个。而我当然是为了景了。


我先去了Mt Wilson威尔逊山,隔了一周再去,看看颜色有没有变化。每年的气候不一样,今年到了晚秋,多数地方的枫树居然守身如玉又洁身自好,保持通体的绿色,不肯成熟就范。哎!


但在我眼里,只要我出去,身居自然之中,总会与可人的景色相遇、相识。

路上的第一天晚上我在Mt Wilson威尔逊山露营,夜里下过淅淅小雨后,次日早晨是一派雾中的暖紫色。我的白色汽车、拖车上密密的盖了一层枫叶。树叶在坠落的瞬间,梧桐树叶是卷曲的,与杨树叶差不多,一边翻滚身子一边落下。唯独枫树叶子不同,自诞生到成熟直至落下,总是保持着完整的五角形状,且身姿坚挺。每一小片树叶在落下时,总是不忘随身带上叶柄。大概是由于叶柄吸收的水分少,重量轻于叶子,落下时就像尾巴一样拖着,保证了叶子的正脸平整地落地,堂堂皇皇地与大地来一个完美的拥抱。当我看到汽车挡风玻璃上的树叶时,它们几乎都是这样一个统一的姿势,雨水又将它们黏贴的牢牢的。每根叶柄向上直立,仪态自如。


推远了看,地面上、车子顶上的枫叶层宛若美妙匀称的五星花纹图案,颜色有朱红和金黄,给人温馨又热烈的感觉。


一路花去十天时间,掠得小景一扎。

有人说:”秋天有很多美,却不乏悲凉,秋啊,多想让你多留停—会儿,让我再多多欣赏你的美,你的艳... ...”。

我说:“大荒镜头下的秋天少有悲凉,多的是奇艳和灿烂”。

“是的,色彩斑斓,像多情的恋人,驻足停留,流连忘返在这迷人的秋季”。

“黛玉看落叶就落泪而葬,我看叶红叶落好像听到交响曲进入了高潮”!


“树叶终会枯黄,秋日终将逝去... ...”


“每回的秋天都是新的、不同的。秋天永远不老”!


(2019年5月16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