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志光(大荒)于2018年11月3日至11日在家乡宁波117艺术中心举行《“大荒”光影 —陈志光摄影展》,展览在一、二层楼面分别展出,分为“荒野之美”、“夜的彩绘”、“海边徜徉”、“采风”和“花”几个部分。展览期间,邀来部分专业人士谈对影展做了点评。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“是绘画,有主题有中心有调子”


杜刚:“你的照片有独特的视角。有绘画的语言或者说有版画的东西在里头,特别是构图、色彩、光影,有主题有中心。这是你作品与一般的摄影的最大区别。看到很多你的照片就感到:这就是绘画!这就是触动人的东西。看到一种自然的真实的美:既是自然的东西,却又是如绘画那样的完美。这是我本人的感受,这种美特别能够打动人。摄影人的与画者的照片的最大区别可能在:调子(包括色调和影调)。

“画面讲究光影、线条的穿插及变化的韵律”


一般来说照片所摄取的景物是自然真实的,而画者摄取的景象它还有调子,照片画面上还有穿插和韵律,是别人所没有的。比如照片中不同的线条的走向、光跟光之间的比错、交叉,形成画面构成的元素,可能一般人不会去想… …画画的人才会去想… …这儿连上、向上,这个马上就通了… …这种虚实关系、光影关系。我是这样看的,你看我的这个角度… …可以这样去理解吧?而且很现代!非常符合现代的绘画语言。现代的绘画语言就是这样,它讲穿插、构成、光与影的关系。而且不做作,它本身是自然的,是你的视觉把自然的东西捕捉到你的取景框。而一般人拍照可能没有这样的意识。


“过去我看到宁波的一位摄影人,他在摄影艺术上算是有追求的。他跟你大荒的区别是什么呢?他拍的很细,而你的是大的震撼的效果;他的是小小的精致的,很会抓那种局部的东西。我还有一位多年老朋友的摄影,多数的还是表现人文、风情。他很多时候是从一种新闻的角度,在这个上面与你陈志光是一个很大的区别。他拿相机时,发现了什么,就啪的一下抓下来。你是完全在找自己的东西,有目的的,你在寻找一种即是摄影又有绘画语言的东西。你有的照片像宽银幕,像中国画的山水,呈扁平状,天地之间的这种留法(裁取方法),很少。这种都是绘画的语言,看得出来的。静跟动,结合的比较好。

“给人以激情、活力和青春!”


“城市题材部分,似乎是城市的变幻,其实里面有构成、有动态。这个我且称之为现代。现代与原始在一起比较,我还是更喜欢原始。现代这个题材,好像拍的人很多,我就不太会去关注。摄影杂志上看到不少。虽然你拍澳洲的也很有变化,也拍的很多。但对我来讲,从绘画语言上,它没有调子,那‘荒野’部分是有调子的。你的照片既有原始的东西,也有现代的东西,你有跳跃的审美选择,有生命力,追求欲望很旺盛,体力非常好。看到一些地方,感到一般人不容易进得去。假设一个人走都走不动,怎么可能这样去追求呢?会怎样想法偷懒拍下来算了。这就是人的原始的创造力!


“我如果给你陈志光画一幅(象征性的)画,就会是一匹野马、犀牛或者是欧洲的马,就是这种感觉,你有旺盛的生命力。别人在你身上看不出你会是这样一个人,这些照片好像是老外在拍,中国人好像到这种年龄不是在拍这样的东西。‘荒野之美’的照片给人的感觉是激情、活力和青春。

“你的激情带有理性,带着思考… …”


“你拍照与别人不同,你的偏理性,带着思考的东西。很多人则是抓那些随机性的东西,‘咵’的一下。这是摄影师们的一大特点。而你会去掂量思考:这个有味道没有?看到些什么(或者潜在的东西)才去拍。人家往往是寻找光影和新闻性,而你是要达到绘画上的什么目的(或者效果),才去拍”。


(杜刚:油画家,毕业于中国美院油画高研班)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
“呈现了自然界的精妙神韵和作者的审美品格”


门简成:我对志光的摄影很熟悉,但当我一进《大荒光影》摄影展的展厅,还是被扑面而来的气场震了一下。感觉整个展览很有品味,很上档次。


我对一楼的“荒野之美”非常喜欢。前面三张由黑白灰组成的横幅照片,其景观不容易见到。第一张有一种幽玄的美感,

第二张的地貌十分罕见,

第三张水中的树枝构成了一种抽象美。

这几张照片的组合非常有份量。三幅作品不仅黑白灰处理鲜明,点线面的比对也颇为考究。还有,从三维体量和质地的特征来看,每幅作品各有特点: 第一幅重黑的岩石质感坚硬,一大块横向之势的平整几何形是主体; 第二幅红色的风蚀地貌质地较松软,竖向肌理,多个曲皱团块的韵动; 第三幅白底黑树,液态水与木质,散置的树枝作为抽象元素相对于前二幅就成了密杂四射的细管。通过有意识的摄取和组构,这三幅聚合成了交响辉映的有机整体,呈现了自然界的精妙神韵和作者的审美品格。


“暗暗涌动着一股如歌如诉的生命情怀”


摄影和绘画的要素同样有形和色,但没有绘画那样自由,更多的受制于客观的景观,要捕获理想的景物绝非容易的事。除了我以前见过的作品以外,有几张初见的作品印象特别深刻。一张森林中的烟火产生大量的烟雾难得见到,窜动的火苗在蒙蒙的背景上产生一种稀见的律动,与深暗的树互为映衬,获取这样的图像除了才气还需勇气。

还有一张绿色树林,乍一看好像很一般,但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。似乎很平淡,但平淡之中见奇异: 在实态之下有一种隐隐的别出心裁的抽象结构。显与隐,显结构是表层的,易被识别,而隐结构则不易被察觉,需悟性和修炼。不同于一般的猎奇,平中见奇的境界往往会更高。

再有一张紫色调的荒野,春天的荒漠,暗暗涌动着一股如歌如诉的生命情怀,画面很完美,结构严谨,气场也强大。

二楼的展厅,我对“采风”那一系列也蛮喜欢:希腊的圣托里尼岛;海滩题材的抽象意味挺强,与其他摄影家们的处理手法不太一样。对电脑后期制作类的作品,我的兴致不是很高,有点属于设计类的作品。


作品来之不易,志光兄的付出很多,深入澳洲的荒原,精力充沛、思维活跃,作了很多有意义的探索。


(门简成:油画家,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)
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大荒网站:

www.gallery21.net 网页链接

(手机版)

www.me.gallery21.net 网页链接

(电脑版)

大荒微信:jimarts